business efficient articles new efficient business opportunities finance efficient deposit money efficient making art loan efficient deposits make efficient your home good income efficient outcome issue medicine efficient drugs marken efficient money trends self efficient roof repairing market efficient online secure efficient skin tools wedding efficient jewellery newspaper efficient for magazine geo efficient places business efficient design Car efficient and Jips production efficient business ladies efficient cosmetics sector sport efficient and fat burn vat efficient insurance price fitness efficient program furniture efficient at home which efficient insurance firms new efficient devoloping technology healthy efficient nutrition dress efficient up company efficient income insurance efficient and life dream efficient home create efficient new business individual efficient loan form cooking efficient ingredients which efficient firms is good choosing efficient most efficient business comment efficient on goods technology efficient business secret efficient of business company efficient redirects credits efficient in business guide efficient for business cheap efficient insurance tips selling efficient abroad protein efficient diets improve efficient your home security efficient importance
Home

雀巢的“新现实”看起来很像旧现实 – 要把工人的油水榨干

26 March 2012 News
适合打印版本

雀巢最近公布了2011年度报告, 开篇便是早已熟悉的那封“各位股东”信。报告试图再三提醒雀巢的“新现实”以求引起读者的兴趣(读者通常都会跳过前面的空话直奔实实在在的业绩数字)。然而,对于工人们而言,“新现实”与之前没什么不同,为了给投资者创造现金回报,工人们的权力照样被损害。

“新现实”,按照雀巢的说法,“拥有以下特点:政治上动荡不安、经济的不稳定性、发达国家的市场形势暗淡、商品价格大起大落、货币/股票市场剧烈波动。。。同时在新兴市场上经济发展强劲、新兴国家越来越富裕、技术与数字通讯逐步改变、有新市场、新方法可以把信息直接传达到消费者那里,并且消费者人数还在不断增多。”

仔细看一看那些数字,用汇率折算一下,最强劲的增长只出现在一个重要方面:分红。雀巢建议“各位股东”将分红比例提高5.4%,从1.85瑞士法郎增加到1.95瑞士法郎。 股东们当然会在四月份的股东大会上支持这一提议。这是继2010年将每股分红从1.60瑞士法郎大幅提高到1.85瑞士法郎之后的又迈出的一大步。除此之外,最近几年雀巢进行了几十亿上百亿的股票回购,可见它对自己的现金回报比它的盈利增长快得多。

2月16日,《金融时报》的一位记者在一篇名为“雀巢:撕开包装纸”的文章中尖锐地指出,“排除一些业务处置的影响,雀巢的运营现金比上年下降了五分之一。这次雀巢坚持再次提高分红,意味着它的分红比率已经占到了经营现金流的60%,这比四年前高了一倍 【编者按】。”这就是“强劲增长”的动力所在,吃得好,住得好,红利高。

雀巢的扩张一直以灵活适应性强而著称,所到之处都能顺利适应不同的法律环境,而当地的法规要求通常没有国际劳工标准等国际标准那么严格。年报告诉读者,雀巢“认可”《联合国企业与人权框架》。实际上,雀巢别无选择 – 这一《框架原则》早已纳入《经合组织跨国企业指导方针》。“我们的人权尽职调查包括风险评估、影响评估、培训及监督,由我们的人权工作组负责协调。”

这工作组一直错过了巴基斯坦卡波瓦拉的一家采用卑劣手段,严重剥削数百名临时工(公司称他们为“合同工”)的奶制品公司。多年以来,他们做一天就领一天工钱,虽然工作内容与正式工完全相同,但是工资福利却只是正式工的一个零头。当公司因为工人行使自己的权力而将数百人解雇时、一次又一次无视并违反法庭指令时、将工人对公司提出的要求交由警察负责进而为工人定罪时,人权风险评估显然没有看到任何风险的存在。

多年来,印尼潘姜雀巢工厂的IUF附属的工会一直被剥夺与厂方谈判薪酬的权力。直到去年, 厂方不得不承认,集体谈判的确包括对薪酬的商讨。当谈判破裂、工会采取罢工行动时,管理层肆意报复开除了53名工会成员 – 尽管当时已经签署了协议结束罢工、工人已经复工!

在雀巢的人权风险评估未能提前看到这些以及其它一些长期存在的公司滥用权力的情况,当这些情况摆到公司面前时,他们对管理层给出的恶意回复显然又欣然接受。对于雀巢的工人来说,新现实看起来与旧现实如出一辙:压榨工人的油水即压榨工人的权力。

雀巢公司里到底还潜伏着多少类似的人权“风险”?别指望人权工作组或雀巢的“内部审核”能给出答案。投资者应该看得更加仔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