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解除对缅甸的制裁

30 April 2012 Editorial
适合打印版本

4月23日,欧盟外交部长投票赞成暂停对缅甸的制裁—表面上为期一年。当外交部长在会面时,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NLD)的议会代表拒绝接受新近在议会中赢得的席位。民盟议会代表拒绝宣誓“维护”将军事统治制度化的宪法,这是可以理解的。

尽管IUF和工人运动表示,欢迎在国际范围内实施(有限的)议会选举和(有限地)释放政治犯,军方还是继续执掌独裁政权。超过一千名政治犯仍在监狱服刑,即使最近的选举、对集会和结社自由的审查及严重管制依然保留,军方还是通过保留席位及代理统治的体系,保留了议会中约80%的席位。作为民主运动支柱的缅甸工会联盟(FTUB)依然被认定为一个“恐怖”组织。军方及民政当局仍广泛实施强迫性劳动。

就在最近的3月30日,欧盟贸易专员德古赫特曾表示,欧盟“不会受大宗生意的驱动,草率地进一步放松制裁”,制裁包括在关键部门实施投资禁令。德古赫特在访问柬埔寨期间接受路透社采访表示,“你不应高估了私营公司带来的压力,当然你也不应高估这种压力对政治家作决策的影响”。

然而,尽管德古赫特随便欧盟否认了这种压力,事实上欧盟早已死皮赖脸地屈服于这种重重压在决策者身上的压力。此外,德古赫特表示,欧盟对重新接纳缅甸加入普遍优惠制(GSP)的决定将取决于消除强迫性劳动的进展;他还表示国际劳工组织(ILO)将在这方面领导他们。

“国际劳工组织(ILO)将很快会发布一份关于缅甸强迫性劳动的报告,因为这是普惠制在缅甸暂停的主要原因。根据该报告的结果,欧盟委员会将重新考虑其在普惠制上的立场”,他说,“我知道缅甸在强迫性劳动方面有所进展……”

2011年11月国际劳工组织(ILO)向理事会所作的报告显示,强迫性劳动在缅甸并没有显著减少。报告呼吁国际劳工组织(ILO)及军方展开“有意义的协商”,以解决“招致军方使用强迫性劳动的政策及行为实践的问题,尤其包括:招募童子兵;为军队、消防部队和民兵预备役部队强制征兵;使用搬运工;建设、维护及服务军营;强制性农务劳动”。该报告记录与主要私营部门投资者的一系列“培训/提高认识活动(尚未定论)”,但并未显示私营部门中强迫性劳动的减少。

欧盟部长需要作出很多解释。

欧盟拒绝缅甸加入普惠制,不仅仅是因为其大规模使用强迫性劳动。1996年欧盟共同立场指明对于使用“尤其是酷刑、草率处决和任意处决、强迫性劳动、虐待妇女、政治逮捕、人口被迫迁徙及对言论、行动及集会自由的基本权利的限制”的国家,欧盟将对政权实施制裁,而强迫性劳动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共同立场为包括投资禁令等相继的措施奠定了基础。直到现在,强迫性劳动才被视为仅与普惠制有关。

各方希望缅甸取得进展。就目前而言, 缅甸具体的进展 可根据1996年基准及国际工会联盟(ITUC)规定的2012年2月缅甸制裁基准来衡量 。缅甸要取得进一步的进展,需要全球协调起来,逐步解除制裁。

国际劳工组织(ILO)也需要作出解释。国际劳工组织(ILO)对缅甸政府的最近三年备忘录给这个政体一个漫长和显然是任意限定的呼吸空间。为什么是三年呢?以尽快根除强迫性劳动为目标,目前的任务是要着手根除。

投资者展示了他们的雄威,时间表也尤其得以延长。既然欧盟已经解除了制裁,那么在“进展”的迹象尤其显而易见的时候,再次实施制裁会很困难。备忘录不应为新的投降协议铺路—比如重新接纳缅甸加入普惠制—那样将放弃了民主原则和责任。

现在不是解除对缅甸的制裁的时候。